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实验桑缘
2018-07-02 15:26:42 来源: 作者:侯炳历 【 】 浏览:314次 评论:0
    特意去看科技楼前的几棵桑树,是在清明节的上午。就在校园里的花树竞相吐苞秀绿的时候,很想知道它们的容貌是否也有了变化。
    仿佛一点儿春的讯息也没收到,仍在沉沉地睡着。和隆冬里的姿态一样,枝丫上还残存着前一夜的雪。环视周遭,对春的热情能如此无动于衷者,恐怕也只剩这桑树了。
若说于桑树的印象,其实一直都是与夏季黏在一起的,仅凭叶子及果实间的差别,还知道其中的两株与另外两株应该属于两个不同的品种。较大的两株,叶子卵形,肥厚浓绿,成熟的果实紫黑酸甜;另外两株则叶子稍薄、稍窄、稍尖、绿色稍浅,成熟的果实乳白而油亮,甜腻而缺少酸味。
    而此时的乍暖还寒,眼前是彻底的、脱落了绿装与果实的素颜了。枝干全部清爽地裸露,走进树下,仔细甄别,方发觉两个品种的桑树之间差别还真不小。较大的两株除主干外,所有的枝丫都是通体的弯曲——那种有规律的、几厘米一处的、均匀的弯曲,就像有的人头发天生的”自来卷”;另外两株要相对瘦些、矮些,近前去仔细地瞧,也没找出什么明显的特点来,普通到大体与其它常见的树很相似了。若不是与之夏季里的缘分,恐怕还真难猜到就这么两棵,竟然也是桑树!……“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……”(鲁迅《秋夜》)我不清楚这枣树与桑树之间究竟存在着几许关联,当一看到这几棵树孤寂的样子,就不由地想起了上面的文字来。然而文学家笔力深厚,寓意深刻,我没有,就只是简单地想起罢了,不可同日而语。
    其实更盼望夏季的到来,这校园里的几棵生命的鼎盛时刻,全在夏季!
    还没进六月,就已经有人开始围着桑树转了。桑葚成熟早而速度快,产量又高,每日都是“子子孙孙无穷匮也”。就算今天已寻不见成熟的颜色,等明天你再看!又有很多黑紫色的“毛毛虫”爬满枝叶间,给人的感觉就是永远都吃不完、吃不败。据学校里有经验的园艺师傅说,最大的那棵,每年至少产果150斤以上。不光本校的师生能在树下过足水果瘾,每年的中考、高考时分,外校的师生同样有机会品尝。
    久与桑树相处,还总结出了采桑葚的经验:喜欢甜的选黑色,要尝酸的就选紫红色,自然落地的不要嫌弃,往往都是熟透的果实,拾起来冲洗一下照样可口。更有“识货者”用扫把将散落的桑果聚拢成堆,洗净晾干后用来泡水或泡酒,据说是滋补上品。百度了一下:果、叶益人,药用价值高。要知道,没有比这校园里的桑葚更让人放心的水果了。无肥无药的纯绿色,不像外面的一些水果,还没等吃就先让人担心起来……还有,如果是穿着浅色衣服,请最好少在树下逗留,倘若被高处落下的果实“砸”中,那你的衣服可要“遭殃”了。镶在上面的朵朵“紫花”,想洗干净谈何容易,别忘了,我们的祖先早就开始用桑汁做染料了。
    与桑树的缘起缘续,更在高考。
    大考将至,桑荫如盖,果实成熟,景致别样,故事颇多。
    每日的清晨或傍晚,树下总有埋头诵读的身影,总有爽朗的笑声,再信手摘上一枚桑果,和着高中生活的倏忽过隙,品味三载光阴的酸酸甜甜……三年前,曾用手机拍过一张照片:几名毕业班的同学在桑树间仰手采摘,女孩儿那白皙、阳光的脸庞,附着一抹淡淡的书卷气,点衬于枝繁叶茂间,“绿条映素手”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、协调。叫人不禁感叹:芳华自贵,何需雕饰!那会儿刚刚流行微信朋友圈,记得当时的照片还引来不少围观,有朋友留言:“真不知道,你们学校竟还有这等馋人的宝贝!”
    高考的那几日,高三班主任老师们每晚都守在科技楼内上自习的学生身边,得空聚于树下,品果、纳凉、聊天,共同平复燥热里的紧张、热盼中的亢奋与激动……谈论更多的自然是高考:刚刚考过的某科今年的难度高了或低了,又有新的考察点出现了,一定要多加留意了……就这样,伴着校园里渐强的灯光,直至夜幕低垂,四下里灯火相接……晚自习后再去宿舍,或叮嘱安慰,或加油鼓劲,放下过去,明朝好运!……桑紫桑绿又一年!在桑树所给予的甜润与陪伴中,实验人走过了一段段“独解其中味”的大考岁月。桑树的所在,其实已被抽象成了一场见证,那是数不清的激情与笑脸、誓言与努力、失意与彷徨,是无数奋斗的青春风采和春华秋实的美丽结局。桑树的所在,又或被抽象成了一幅幅不断重复、又景色有别的校园年画:吃过桑葚,拜过办公楼前的孔圣先师,再投入紧张的复习,心中安稳,战无不胜,确与迷信无关。“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兵”,年年岁岁,桑相似,人不同……
    昨日又特意去看了一眼,时值高三同学正在树下排队准备外语加试。走近去瞧,最大的那棵,已经有豆粒大小的苞芽了。我曾为这棵树担心过,亲见过她受到了伤害。产果旺季曾有人攀树采摘,两脚踏在树干上用力踩晃,只见主干底端的分叉处已有了裂痕,并渗出了湿漉漉的泪来。人在树上尽情摇晃,那伤口一张一翕,让人心疼。希望她今年旧伤愈合而新伤不再……再次百度:寿命长,最多可至千年;国内可分15个桑种和3个变种……与校园里的桑树相处这么多年,却没弄清楚她们到底是何种类。算了,不去纠结也罢,总之是桑树,是实验园里的宝贝,够了。
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”你不认识我,我也不寂寞。你不熟悉我,我也还是我。她就在那里,在实验园的一角,独自地、自信地为约定的六月厚积,悄然酝酿着下一场辉煌。冷落时长堪失落,受宠之期不负心。与桑树之缘,让师生们写下不少赞美。

    虬枝恣肆立园庭,看遍群芳粒果生。
    未遇春蚕托绿叶,炎天不负缀朱星。
    ……
    忽如嫩叶生,小葚缀如星。
    总待他乡倦,酸甜入梦中。

    ……
    这校园里的桑树,其实早已成为与实验师生结了不解之缘的慧物了。
    去年高考季,偶然在树下拾到一枚彩色信笺:“心若有,何不志在前方,待双双振翅,重返桑梓之地相约相聚……”字迹娟秀,情真含蓄,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情书,总之是被其行文的色彩与思想感染了。
    1909年,16岁的毛泽东誓出韶山冲,为父留下誓言:
    孩儿立志出乡关,学不成名誓不还。
    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无处不青山。
    ……
    “桑梓之地,父母之邦。”桑有灵,佑我实验学子纵横驰骋,荣耀故乡!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8年4月8日至14日于实验校园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走过青春的岔路口 下一篇诗上心间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